网文月榜 网文周榜 推荐网文
 首页 | 专栏 | 论坛
 □您的位置>>中国诗文网>>杂文>>一句话/冯景元  
 
一句话/冯景元
查看作者文集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作者: 转贴 2006-1-5 下午 07:37:59 发表在 杂文
查看作者信息
一句话


作者:冯景元  发表于2005年8期《杂文选刊》(下半月)
  
  小时父亲管我们很严厉,要么不说,说一句顶一句。火了,关键时刻两个字就行:回来!那时候谁执性想走,都不敢再往前迈出一步。 
    父亲说话管用,一是平时不总说话,不碎嘴,不唠叨;一是有位置,父亲是家长,主事,用时令的话说,就是有权。所以母亲在世时,经常对父亲讲:在家里我说十句不如你说一句。 
    社会也是,有权和力的人,说话不用多,一句就行。 
    封建时代的皇帝就是这样的,什么事情准奏不准奏,跟谁打不打仗,谁下地狱,谁上天堂,谁满门抄斩,谁鸡犬升天,就是一句话。陈保国电视中演的那个一挥手臂六亲不认、良莠不讲、儒雅三分又霸气十分的汉武大帝,就是再好不过的例子。 
    现在社会很多事情的定夺也是一句话,法庭内外原告被告双方辩护律师讲了那么多,最后等的,就是法官、法院判决的那一句话。法有众多,决是一句,一句定好恶,一句断生死,很多世人看着不公不平的事,就那么法了公了断了,你还得没有脾气。 
    表态是一句话,誓词是一句话,买不买单是一句话,罚不罚款是一句话,开哪个门是一句话,不开哪个门是一句话,让你上是一句话,让你下也是一句话;说你有用是一句话,说你无用也是一句话。很多事情该办不能办,是因为谁谁有一句话;不能办而办了,也是因为谁谁有一句话。一个近似笑话的例子,说某领导在一次主持部处级干部会上,因为有关改革决策利益牵扯,下面闹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压不住,他火了,把话筒扯到近边,只一句“谁再说话我把谁送进去”,全场肃静。了知妙要,把握命门,你敢跳闹?出了塌天的事,要保你是一句话;让我看着碍眼,听了心烦,想送你到哪儿也是一句话。这跟讲布什早晨不起,劳拉夫人一句话,说“伊拉克人来了”,马上从床上跳下来一样。 
    关键时刻,一句话很管用。有时候是关键的话管用,有时候是关键的人说话管用。 
    过往的中国,许多的事情都是一句话定下来的,集中在一句话,凝定在一句话,传继在一句话,一个划时代的事情,大家等的就是一句话,车轱辘转,翻来覆去绕着说,归根到底不说不讲不触及的,也是一句话。 
    文化大革命中国最著名的一个人讲过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一句顶一万句”,那时候传出来的许多政策,令一拨人起,一拨人灭的,都是一句话。 
    演讲,讲话成一大套的做法,是从国外传过来的,中国人做起来,从近代到当代,点晴的地方还是就一句话。法成本成套,事事有细则,从地面一直罗到房顶上,什么都有据可查,那是外国,在中国改不改法,改哪个法,包括计划经济时代遗留下的做法,也是一句话。电话月租费不合理,民众连年频频反映,就是因为没有一句话,到今天照收不误。  
    相反,谁谁能把个唱开到国外,谁的事揭到半截打住了,哪个脸生的突然上来了,哪个脸熟的突然销声匿迹了,复赛时评委们齐声说好打高分的,决赛时全部昧心退下,都是因为有了一句话。  
    不只政坛,男女间也是,现代有个歌,唱友情的,就讲:一句话,一辈子。 
    但是一句话也不能老说,老说也不管用了,美女作家卫慧就说过:中国男人不习惯对女人说“对不起”,固然可恨,西方文化中,男人像凡士林一样到处抹“对不起”,有时更讨厌。 
    一句话老说不行,时过境迁的还说也不行,现今都什么年代了,人倒了霉,还像鲁迅《祝福》中的祥林嫂那样,讲“哎哎,我真傻”那句话,或者读一段权威人士的语录,谁理你呀? 
    所以有权力、有城府的人,都是通常不说,让下边争说、混说、乱说,关键时刻只说一句,是也是,不是也是,那一句真管用,天翻地转,金石为开。 
    纵使到了有电话、有短信的年代,任你瞬间洲际,任你腾转飞挪,最解决问题的核儿,还是那一句话。你看着乱糟糟,早该有人管了,没一句话,就都看着,谁也不管;你觉得不行,不对,不该,有人说话了,就都昧起心来,放开做,大肆做,不做白不做。 
    所以有人花巨资,跑关节,买的、跑的就是一句话。 
    有人踏破石阶,倾家荡产,抛妻别子,等的就是一句话。 
    公检法讲“民不举,官不究”,明知违法推出去不管,是一句话,高官犯了案,查不查到底,快不快人心,也是一句话。 
责任编辑: 山涧月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诗文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诗文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诗文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诗文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被阅读过2580


当前没有评论



 
网上大名: *本站注册用户
密   码: *没有注册点此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上篇文章:凭什么要相信教授/王安   >>下篇文章:爱情“咒语”/唐韧

本站建议您使用IE浏览器浏览!
中国诗文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1
【闽ICP备09016251号】记住本站域名hhttp://www.zhgshw.cn
如果您有宝贵的建议和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交流QQ群:2586657 Email: daizezhong@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