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月榜 网文周榜 推荐网文
 首页 | 专栏 | 论坛
 □您的位置>>中国诗文网>>评论>>北国诗坛的拓荒犁(作者高深)  
 
北国诗坛的拓荒犁(作者高深)
查看作者文集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作者: 转贴 2009-12-17 上午 10:29:12 发表在 评论
查看作者信息
   在北国诗坛,年逾古稀的罗继仁,至今盛名不衰,这要归就于他的人格魅力以及他编辑的那本《中国诗人》。这本诗丛,在南北诗歌的洪流中,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这决非溢美之辞。

  这本有着广泛包容性的诗丛,赢得众多诗人的共识。她凸显当代生活的主旋律,表现了新诗在改革开放年代的多样化;老中青几代诗人聚集一刊,竞相绽放,展现出较为真实的百花齐放。

  诗人们称罗继仁为“平静的长者”,那是他在平淡却辛劳的编辑生涯中,不论“走红”或“背运”, 始终能够保持愉悦的心情,为他人做嫁衣裳而获得的尊敬。一些年轻诗人赞誉他“罗老动一字,胜读几本书”。他却自谦地说:“做了几十年的嫁衣,还算不上一个好裁缝。”

  他谈起诗歌,谈起他办的刊物,滔滔不绝,对自己的身世、阅历,又往往缄口不语。我和罗继仁虽是多年的诗友,对其生平却不甚了了。他乐意把自己的诗观、为人记录在诗文之中,把心血、汗水滴洒在刊物的页面上,却没有时间炫耀自己的经历与品行,所以,简短的几十个字就足以摡括他70多年的生平。1937年罗继仁生于长白山下一个偏僻的村庄,1956年开始发表诗作,1960年初调进《江城文艺》任诗歌编辑。出版过诗集《大森林之恋》《爱之路》《罗继仁抒情短诗选》《现代诗创作新论》(与人合作)、《诗潮耕耘录》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芒种》是上个世纪50年代由齐白石老人亲题刊名的杂志 ,“文革”后复刊,罗继仁出任诗歌组长,后历任《诗潮》编辑部主任、副主编、主编,1997年底退休。闲不住的罗继仁,在一伙热心于诗的朋友鼓动、支持下,接过了在上海只出版了8卷的《中国诗人》,由他出任执行主编,转眼又已是21个春秋。

  这本《中国诗人》虽不是财大气粗、藉藉声名的丛书,但是肩负的责任却非同小可。请看我国诗坛泰斗艾青老当年对《中国诗人》创办时的嘱托:“这个诗丛应当是既继承现实主义传统,又吸收现代主义新思潮,成为具有中国现代诗人特色和时代精神的诗歌园地。祝《中国诗人》开拓一代诗风。”虽寥寥50余字,其分量则重若泰山。十多年来,罗继仁就是掂量着这个充满前辈期望的嘱托,年复一年地精心办着《中国诗人》。罗继仁是一位充滿激情、富于幻想的诗人,又是一位脚踏实地、兢兢业业的编辑家。他代表了一代人的思想风范。“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始终是他坚守的办刊方针。《中国诗人》已经成为诗人认同的一座姹紫嫣红的“诗的百花园”。

  他编《诗潮》时首创“青年与诗”这个栏目,成为当时诗坛的一个亮点。许多后来成绩斐然的诗人,都在这个栏目里给诗坛留下了脚印。像王久辛、马新朝、林雪等一批获得鲁迅文学奖的诗人,大多是在早期的《诗潮》或后来的《中国诗人》上首发了他们的获奖作品。还有台湾诗人洛夫的长诗《漂木》、李松涛的长诗《黄之河》、王鸣久的长诗《哭泣的藏羚羊》等一批产生过较大影响的诗篇,均首发于《中国诗人》。罗继仁在把目光投向青年诗人的同时,丝毫没有冷落老一辈诗人,几乎每年都主动向一些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成名的诗人组稿,尊重他们的审美传统,使《中国诗人》逐步形成了“既继承现实主义传统,又吸收现代主义新思潮”;“荟萃各种风格流派,容纳新诗百家精华”的刊物风格。

  罗继仁退休后,全部精力都“泡”在这本《中国诗人》里了。办刊经费紧张,经常处于捉襟见肘的窘境中,他没有拿过一文钱的编辑费,有时给一些索取刊物的诗友或图书馆寄刊,还要自己贴上邮资。按当下的某些“潜规则”,凡把持着一个“码头”的诗人,其作品便可以八面开花,有的甚至以年度“单打冠军”自居。罗继仁反其道而行,凡在《中国诗人》发表作品的诗歌编辑,他一般都拒绝单独约稿,回避“交换稿件”的嫌疑。

  最令我感动与敬佩的是,罗继仁办刊不“势利眼”,作品面前人人平等,对“大诗人”与“小诗人”,对“平民诗人”与“有官衔的诗人”一视同仁。

  “诗人雕塑”是《中国诗人》的一个独家栏目,每一期为两位知名诗人“塑像”,即每位刊登20至30幅与诗歌活动相关的照片,通过诗人不同历史时期的活动、留影,反映诗人的成长、成就及其影响。

  去年,罗继仁主动约请一位曾经在全国有一定影响、退休后已很少写诗,并多年同他断了联系的老诗人,请他寄几十幅照片给《中国诗人》,刊物已把这位诗人列为“雕塑”的对象。这位一向比较低调的诗人,觉得多年不与诗坛来往,便只给罗继仁寄去一册《诗选》,说如方便就选两首诗发表算了。罗继仁深知这位诗人在诗坛的成就和影响,坚持为他“雕塑”,于是便转请那位诗人的一个好友说服他。经过多次信件、电话、E-mail往来,那位诗人被他的真诚与敬业精神所感动,“雕塑”终于如期出炉。

  罗继仁的生活中,除了有一大群敬重他的诗友之外,几乎没有获得过让人妒忌的特殊荣耀。我常听文人们谈论某某某是“几大名编”之一,媒体也时而给某些人戴过“名编”的桂冠。而以一些诗友的看法,凭罗继仁几十年的编辑生涯及其为人,戴这顶桂冠当之无愧。然而他听到有人说这样的话,又摇头又摆手,仿佛在驱赶什么不洁的东西。罗继仁这位北国诗坛的拓荒犁,喜欢享受夕阳斜照的温热,却不大习惯头顶上直射的强光。(作者高深)

                                           原载《文艺报》2009年12月12日
责任编辑: 大山之鹰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诗文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诗文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诗文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诗文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
本文共有评论1篇︱已被阅读过1178

评论:北国诗坛的拓荒犁(作者高深) 来自【 真爱无限 】 网友的评论 2009/12/18

向罗继仁老师致敬!


 
网上大名: *本站注册用户
密   码: *没有注册点此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上篇文章:受奖感言   >>下篇文章:天仙子

本站建议您使用IE浏览器浏览!
中国诗文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1
【闽ICP备09016251号】记住本站域名hhttp://www.zhgshw.cn
如果您有宝贵的建议和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交流QQ群:2586657 Email: daizezhong@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