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月榜 网文周榜 推荐网文
 首页 | 专栏 | 论坛
 □您的位置>>中国诗文网>>诗歌>>桑克:时光登记簿  
 
桑克:时光登记簿
查看作者文集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作者: 转贴 2004-1-14 上午 11:51:28 发表在 诗歌
查看作者信息
[桑克:时光登记簿(2003年《人民文学》诗歌奖获奖作品)/《早春》/天渐渐白得早了。/而我照旧高卧。/我知道上工迟了。/但我的灵魂没有。//路边没有积雪。路中没有泥泞。/我悲伤莫名,为这没有。/甚至没有怀念,泥泞和粗野。……]

《早春》
天渐渐白得早了。
而我照旧高卧。我知道上工迟了。
但我的灵魂没有。

路边没有积雪。路中没有泥泞。
我悲伤莫名,为这没有。
甚至没有怀念,泥泞和粗野。

友人在电话里,在显示器中。
而爱,在记忆的回收站里。
我不复原,也不清空,让它睡吧。

让它睡吧。还有雪儿。
还有新的灰烬。
心灰,涂在鼻翼上,像块青铜膏药。

        2003.3.3.

        灌木丛

我惧怕灌木。
我选择飞行,直着身子,
在灌木之上飞行。目光呆滞,望着
前方。地势起伏,灌木尖儿
划伤我脚。我脚裸着。
但我飞行。远处的市镇。
灰色的屋顶。交通岗孤独。
几辆自行车和卡车。我飞过去
旋转。我眼闭着。我
看见我心,正在变黑,
如夜的披风。

        2003.3.

        蚊子

我坐着。草比我高。
我坐着。看不见父母。
我四处张望。父母在高草之后
割草。我张望。
我看见蚊子,聚堆,争吵。
其一亲吻我的腮帮。
她的嘴巴尖锐,我的腮帮受伤。
我坐着。开哭。
不是因伤,而是暮色。
暮色降临,蚊子争吵升级。
我看不见父母。虽然我知
就在草后。

        2003.3.

        为晦涩辩护

我是晦涩的,你是我的
明朗。我是晦涩的,你是
我的秘密的心脏。
我有意在你外套之上制造
迷雾。我是晦涩的镜子。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明朗的
迷雾。我拒不交代你的通道。
你的皮鞭你的刀。
我低头,仿佛刚熟的水稻。

        2003.3.10.

        冬天

很冷,暖器很冷。
灵魂缩成鼹鼠
埋在被卧深处。
两个人,还是那么冷。
燃一支烟,看一册
收藏的火花。
她的童年,
她的姐姐,兔唇。
上学路上,一个男孩
流鼻血……
“那时你在干什么?”
在农场学校寄宿,
用白粉笔,在白墙上,
把白色的雪临摹。

        2003.3.14.

        空气的声音……

空气的声音,我听到了。
灯管,或者颅内的声音,我也听到。
嗡嗡嗡,不知什么东西。
它催使我踱步,在方寸之地。
也催使我悲哀,一如我的孤独。
总之,这世界是坏了。
用不着拯救。连我这卑微之乐
也是这坏的组成。
索性毁了去,由自身开始。

        2003.3.23.12:23

        宁静的树林……

宁静的树林,幼年时访过。
再来,则是梦中的旅行。
我长着翅膀,面色铁青。
我安慰冷溪,没人安慰我。

我围着林子飞,林子死样的
沉寂。没有声音,都死了。
杜鹃,野雉,青草闭口拔节。
我解它们的沉寂。但我呢?

累了,翅膀成了包袱。
压得我下堕。我撑着。
我撑着。终于下堕,委顿在地。
在这宁静的树林,我开始步行。

        2003.3.13.1:38

        修理工

我一碰,它就变成彩色。
那是乡下,我们的母亲年轻。
裙裾飘动,邻近村落的铁钟轰鸣。

我从马上摔下,人们围拢。
奏小提琴,或者呼唤我的姓名。
疯子,疯子,我多爱你的脆弱。

生活,我相信你还活着。
死而复活。回忆。悲伤死而复活。
小丑的歌声。滑腻的芳香的柠檬。

逻辑的世界动摇了,坍塌了。
在这座木戏台上,坚定不疑。
深信不疑,那么我的确活着,并且呼吸。

        2003.3.31.2:14


        海岬上的缆车

风是冷的,海岬,落入了黄昏。
再加上一个配角,这哆嗦而干净的秋天。
我,一个人,坐在缆车上,脚下是湛碧而汹涌的海水。
一只海鸥停在浮标上,向我张望。
我也望着它,我的手,紧紧抓住棒球帽。
我,一个人,抓住这时辰。
抓住我的孤单。我拥抱它,
仿佛它是风,充满力量,然而却是
那么虚无。

        2003.4.

        热雪

零上13℃,突然下雪。
厚厚的,像沙子,摔向大地。
人们狼狈行走,而我则为谴责得意。
持续间,悲伤突袭,我落下泪来。
泪是热的,烫伤我的脚趾。
前日清明,我却冷冰冰缩在心中。
不去墓地,也不阅读杜牧的雨诗。

        2003.4.7.27:40

        4月19日的公园集会

寂静的胡同,水果贩学习着沉默。
暗红色的出租车,在路口,激起血色的浪花。
公园西门,特制通行证,在一片
骚动的春光之中——这么多的人
围着古老的榆树,
为一瓶牛奶和两支袖珍啤酒。
电喇叭扩大它的领土,仿佛消毒液在低空中
喷涌。噢,枯瘦的迎春,人工河旁驻足。
一根声音的接力棒传递着:
    听说SARS越过了省界,正向这里……
嘘!安静!请听倒萨者说!

        2003.4.21.

        没有神甫的伊维尔教堂……

没有神甫的伊维尔教堂仿佛没有灵魂的诗句。
我在荒颓的附近居住,我想我的灵魂
该怎样去和树木交谈,去和风交换对尘世的异见。
但我离它太远,以至于我的影子也挨不上它的边。
那么我就和我的影子耐心地交谈吧
谈虚无,谈绝望,谈从何时开始我的翅膀渐渐变软。
《隐居修女守则》:过分自省,也蕴藏着危险。

        2003.5.3.20:33

        连绵的低矮的小山……

连绵的低矮的小山,几撮
杨树丛生的丘陵。蛇似的铁路。
农舍是红色的。河流闪光。平原上
电视转播塔,一根绣花针。
这是我熟悉的黑龙江风景
    或者北大荒风景。
我和它一度关系亲密,而今
它在梦的沼泽地里。
我的斯来沟。我是这么叫它的。
我的灵魂。我也曾如此命名。
它的炊烟,仿佛我的胳膊
细而充满韧性。老屋已卖与他人。
篮球场大小的庭院,樱桃树分泌
细小的花朵,树江和他的狗
在下面游戏,向蚂蚁炫耀默契。
我坐在玫瑰树下看书,意大利
怎么在黑暗中复兴。
我的父亲,在杨树林南给烟浇水。
母亲,在摘豆角。她的背影
仿佛下午的阳光。三哥在洗
浸着机油的工作服,向我讲述陶渊明。
二哥边与乳牛交谈,边推开篱门。
大哥提着蜂坯,看不清
隐在白色防护帽中的面容。
大姐,抱着一捆青色的柴禾。
还有二姐,还有小哥,他们在做什么?
或许推着双轮板车。
我出生时,他们已经辞世……
我缓缓抬头,我温暖地看着。
温暖地看着这幅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画面。
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叫过妻子,我让她
    和我一起看:
这新风景,这圣家庭。

        2003.5.5.19:23

        隔路    

初春的虚弱不是我的,荠菜的胡须不是我的
白光的小刀不是我的,街衢的睫毛不是我的

那雪的无礼是我的,那泥泞的皮鞋是我的
那悲伤的龙卷风是我的,那头疼的格呢大衣是我的

还有这个美德的角落,还有这粒肥皂的灰尘
还有我——小乌鸦奇奇,它细腻而深刻的皱纹是你的

        2003.5.15.0:30

        时光登记簿

蓝色,塑封,抹了几笔仿宋。
有些,我认得;有些,认得我。
我在滑板上。我之上是晚春的分量。
我提笔,像提一柄锤子。
左右看。没人注意我的诡秘。
我画了一枚五角星,我画了一枚三角星。
密码本,我丢进犹太学校砖缝。
临别时,我向大卫星拍拍嘴唇。
鸽子傲慢,麻雀可怜。我在幻影中,
喝鸽子汤,对面坐着西装麻雀。
我掏出左兜口罩,看了看,
放回去。榆钱满地翻跃,似乎得了结石。
我用手机拨镇海。
海塘的潮气,不安,而且神秘。

        2003.5.21.1:28

        书架上的阴影……

书架上的阴影。《牛津史》脸色墨绿。
我与庞德交谈。当然,用英语。他比我倔。
一小块光斑落在《杜宾的生活》。
我以为是只苍蝇。我挥手,它稳如孤山。
我循着光线,来到窗台,来到玻璃的中央。
哦,去冬的雪痕。
我扫视宗教栏,猜它后面隐藏的新月。
这些个故人,舍勒,或薇依,午夜出来发言。
寂寞一日的陋室忽然喧嚣起来。
我说,安静。还是要安静,不仅是心。
——我从盹中醒来,阴翳移至纸箱:
黑暗揽着那些刀字,蝌蚪字,布莱克插图,
还有伤心酒鬼令狐冲。
我望着,想起自己的身世,大放悲声。

        2003.5.21.2:01 
责任编辑: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诗文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诗文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诗文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诗文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
本文共有评论1篇︱已被阅读过3097

日期:2004-2-1 评论者:阿武 评论内容:我一口气看完了你的诗。
我喜欢它们。
再有,你的诗不是很晦涩,
我感觉得到你要表达的意思。----  
希望交流(事先声明:我是个平庸之极的人物)
    
——————————————————————
      
        黑 

黑色的夜晚黑色的风经过 
黑色的世界飘浮在黑色的河流 

黑色的海底黑色的鱼仰望 
黑色的海藻伸长手指,渴盼够着黑色的岩石 

黑色的沙滩黑色的动物前行 
黑色的光芒在黑色的远处等待 
  
2003,4  

   黑森林 
  
天空的神和地底的幽灵搏斗 
人面鸟在暗处游荡,徘徊得要命 

河流漂浮春天的骷髅 
从它脚下流过  

2003,10  

   我的黑色的年老的爱犬啊  

我的黑色的年老的爱犬啊  
旧房子,有两只小翅膀的亲人飞回来! 
你拖着铁链挣来挣去,和他们亲热 

我的整夜咳嗽,用宝贝孙子的尿液冲洗伤口的 
祖母 
旧房子,有两只小翅膀的亲人飞回来! 
你坐在火红的灶前,女人们忙碌,愉快  

2003,10,22 
 
 




 
网上大名: *本站注册用户
密   码: *没有注册点此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上篇文章:爱情的梯子   >>下篇文章:最难忘的一句新诗

本站建议您使用IE浏览器浏览!
中国诗文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1
【闽ICP备09016251号】记住本站域名hhttp://www.zhgshw.cn
如果您有宝贵的建议和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交流QQ群:2586657 Email: daizezhong@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