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月榜 网文周榜 推荐网文
 首页 | 专栏 | 论坛
 □您的位置>>中国诗文网>>评论>>残雪的世界  
 
残雪的世界
查看作者文集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作者: 转贴 2006-4-27 上午 08:22:41 发表在 评论
查看作者信息
                           残雪的世界
                           ——20世纪中国小说家批判之二
                                                     
                                                         朴素
   
    重读残雪的小说,依然惊讶于她对"恶心、丑陋、猥琐"的复制,在这种复制中我们看到的是"恶之花"。然而"恶心、丑陋、猥琐"仅仅是阅读者的自身感受,残雪世界里的人物自己却对此毫无感知,他们经受着完全不同的体验:恐惧。恐惧才是残雪小说的核心。一切皆因恐惧而生,一切皆生恐惧。残雪在昭示侵害和否定产生恐惧的同时,也描述了笔下的人物对恐惧的反抗与逃避。但一切都是宿命,命定的厄运不可逃脱。不管是江水英钻进笼子不出来(《黄泥街》)、虚汝华把自己禁锢在钉上铁栅的小屋里阻挡他人的侵入(《苍老的浮云》),还是"我"呆在盖上盖子的大木箱里(《我在那个世界里的事情》),都无济于事,无法获得心中渴求的安全感。

  1986年11月,残雪的中篇小说《黄泥街》发表,这条凭空制造的黄泥街几乎成了日后残雪小说世界的代名词,也是她观察人性的实验场。此后短短两三年,《苍老的浮云》《山上的小屋》《美丽南方之夏》《天堂里的对话》,以及长篇小说《突围表演》,把一个陌生响亮的名字带进了文坛。"我的母亲化作了一盆肥皂水。"这是残雪发表的第一篇作品的第一句话。这篇作品无疑"具有浓烈的表现主义风格",预示了残雪小说的走向与以后的写作历程,女性的隐秘体验让习以为常的阅读者目瞪口呆。 

  残雪的小说是真正的现代派作品,与以前的作家不同,她不是停留在意识的层次上,更多的是写人的潜意识,她的小说没有笨拙的模仿,没有矫情作态的浅薄卖弄,一切都是从心底喷涌出来的真性和真情,她是靠先天的气质投向超现实主义。残雪根本就不打算在现实的经验世界里构造自己的小说视野界,而是在梦幻中寻求描写的题材,所展示的根本不是视角领域里多元的客观现实,而是幻觉视象中客体实在性被改造和破坏的主观现实。《苍老的浮云》是作者对人情世相深切内心体验的一种变形的外化。小说的各类人物以荒唐的举动,呓语的倾吐,把矫饰在人际关系上的种种伪装撕得粉碎。人类不再是理性规范下的言谈举止。作者撕去文明人的面纱,把人类在非理性的聚集之下所表现的丑恶、卑陋、缺陷写得淋漓尽致。

  事实上在残雪的小说中,我们几乎都可以看到一个"屋中人"的形象,这个人感到全社会(包括陌生人、同事、上级、下属和家庭成员)都对他怀有敌意;大自然也参与到环列周遭的敌对者行列,而不再是一双公正仁慈的巨手安排出来的漠视人间的物质存在,大自然的每一个组成部分都成了刺穿、窥探、威胁、破坏的象征。这个人捐弃了他觉得无法继续生存的世界,像陀斯妥耶夫斯基、卡夫卡、艾理森等笔下的人物那样逃进自己精神的小屋苟安活命。可以把残雪的"屋中人"看作上述二位外国作家描写的"地下人""看不见的人"的中国版。残雪可以说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与陀斯妥耶夫斯基与卡夫卡神遇。注意:这里面并没有模仿,有的只是原创。   

  在小说《突围表演》中,残雪以其特有的方式将人类内心深处的梦魇和阴影收集起来,苦心制造了一个自动演出其全部腐败、乏味又罪恶、凶残的吃人迷宫--"五香街社会。"在经营这座迷宫的全过程中,作者以惊人的克制力借助反讽佯谬的方式置身局外,而将巨大的批判激情深深渗透在迷宫里一砖一瓦直至它的整个结构。读者在进入这个虚构的"五香街社会"里,深味着内心深处的绝望与恐惧。  

  读残雪的小说,总会感受出人性的"恶"来。其实,正是在对恶的正视和解剖中,才会真正表现出对"善"的向往和向慕,透过苍老的浮云,我们才会体味出青春的振奋。残雪曾经说过,她的作品是"通篇充满了光明的照射","激起我的创造的是美丽的南方的骄阳。正因为心中有光明,黑暗才成其为黑暗。"在这阳光的照射下,现实人性才现出其平庸与残缺,而这正是我们从事艺术的动因。

  残雪用一种痴人说梦般的方式构筑自己的小说,她的小说世界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世界。我们经过了文化的熏染和梳理、学习和训练的经验方式、思维方式、意识观念,这些显然不能提供任何进入残雪小说世界的指引,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无所依傍地、自由地由残雪的梦境返回我们喧嚣不已的内心,去倾听来自那里的真实的声音。

  在小说创作之余,残雪还出版了《解读博尔赫斯》、《灵魂的城堡--理解卡夫卡》这样两部评论集。博尔赫斯和卡夫卡可以说是被中国当代作家谈论最多的两个文学大师,大部分人在谈论这两位大师时,比较多地偏重技术的方面或者是作为结果的哲学观念、思想,而残雪的文字充满智慧和激情,偏重于对经典作品的感悟,竭力捕捉和阐发个人化的阅读体验和理解,将自身卷入体验的急流和旋涡中,感受独特的艺术所释放的巨大的精神能量。它们显然不同于僵化的和学究式的评论,提供了主动寻求沟通的创造性阅读方式的典范,其实质是一种艺术再创作。 

  然而作为一位有着独特体验与创造力的作家,残雪与卡夫卡、陀斯妥耶夫斯基等大师相比仍然有着一大段的距离。这里关系到文学以及文学之外的许多方面,一言难尽。美国诗人弗洛斯特说过:文学可分成两类。悲哀的文学和抱怨的文学。前一类是关于人类永久的生存状况,后一类带有某时某地的文学痕迹,也许真切、动人,但不是伟大的文学。残雪小说无疑属于后者。不客气的说,几乎所有的中国作家的创作都属于后者。问题在于中国作家并非缺乏学识与才情,为什麽我们无法去关注人类的普遍与永久问题呢?残雪的世界只是中国人的世界吗?什麽时候我们才能写出伟大的文学?一切疑问等待着答案。也许根本就没有答案。
责任编辑: 香庐山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诗文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诗文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诗文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诗文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被阅读过2265


当前没有评论



 
网上大名: *本站注册用户
密   码: *没有注册点此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上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下篇文章:村庄在春光里松软

本站建议您使用IE浏览器浏览!
中国诗文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1
【闽ICP备09016251号】记住本站域名hhttp://www.zhgshw.cn
如果您有宝贵的建议和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交流QQ群:2586657 Email: daizezhong@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