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月榜 网文周榜 推荐网文
 首页 | 专栏 | 论坛
 □您的位置>>中国诗文网>>评论>>芦苇岸:让内心找到丰富多彩的表达  
 
芦苇岸:让内心找到丰富多彩的表达
查看作者文集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作者: 转贴 2006-1-27 下午 03:49:05 发表在 评论
查看作者信息
           芦苇岸:让内心找到丰富多彩的表达
                         -----阅读芦苇岸近期诗作有感
 
                                  0 马知遥


  认识芦苇岸是从他的诗歌开始的。他曾经在两年时间里突然从网络消失,也很少见他再出什么作品。而现在当他拿出自己经过两年沉潜后创作的新作品时,给人更多的是欣赏和喜悦。我所看到的是他的那组《冷,或曰:道德经》还有《软与硬》(10首)。作为两组新作,我发现既可以将这些诗歌当作一大组去看待,也可以单独去欣赏,而我更愿意从后者出发从小处看到那些“好”来。从《痛快》里,我们似乎是在跟着诗人观察一棵草,认真地检视一棵草得病的原因。但当读完这样的诗句:“这棵草,它的前半生病了。/它低头的刹那,大地顿悟了自己的宽厚/蚁穴就在它的根部。/这些忙碌的家伙,这些丑/在草根的血管中输送命运/或许明天醒来,世界已经变脸/但柔软的气味依然前卫。/这些移动的弱小,触须上的强大/麻醉了一个疲惫者的脚步,/他低下头来,他弯下腰来,他蹲下身来/他接过草的病变,在后半生;/他抚平了眼睛里的空洞,轻轻地……”你会感受到他其实是在为这个世界寻找病因,那些“丑”正一步步地腐蚀和麻醉整个世界,正在表象的伪装中让世界生病,当然也有我们人类自身。沉郁的情感和理性的清醒用柔软而感性的语言表达而出。《流年》是直看底层的叙述视角,在这样一首不长的叙述诗歌中,我们的记忆被牵引到小品《超生游击队》牵引到所有那些愚昧而不知道岁月为何物的人群。“绸缎上的往事  折旧/当铺里积尘的柜台上/翠花们的理想还留有余温/是的,把自己的命运改革成股份制/一直牛市的青春辉煌崩盘/城门外  旗半降  天空飞坠日轮/  /屁股圆了,酸菜缸瘦身/计划内的二胎/在钢铁的硬度中夭折”,就是这些所谓勇敢的妇女为了男权时代里家族生殖繁衍的需要而和钢铁一样的制度对抗,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在贫穷中,她们将自身置之度外,而将那“烤红薯”般的二胎当做理想。这是对下层愚昧理想的嘲讽还是对人类尴尬处境的戏谑?在诗歌《棺 材》里,诗人写道:“都走了。二舅妈。大舅。大舅妈。/和他们残缺的夭折的后代……/他们喂过我麻糖,嘱咐我好生读书/他们将卑微留在地理的高处/  /他们,都没能续上儿孙/他们的空房子,肮脏、破败,/在天气预报中飘摇/在把他们一生用尽的村庄:入土!”朴实没有任何修饰的语言里,诗人甚至放弃了象征和隐喻,通过对亲人的离世,他看到了一代人的命运和无可奈何的贫穷,这样的命运又岂能是“悲凉”二字概括得了。诗人的眼光始终关注着那些大的命题:土地、底层的人、人类的命运。这正是这个时代最为值得珍贵的品质。对诗人尤其如此。
  诗人同时还在尝试着用各种手法来表达他对这些命题的关注。在诗歌《鼻息》里,我甚至能感受到诗人对印象派画的移植:他用一个放大的特写般的镜头语言将奄奄一息的人卑微的生命和欲望用两个鼻眼和飞翔的面孔来表达。错落变形的身体器官表达着残酷的命运和欲望的无休无止。最后一句“远山,一寸一寸地软下去/两腿之间,日落月升。”既是对全诗意境的升华也是具有强大原型意象的现代表达。日月在中国原型意象中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日是生殖的象征是男性的象征,代表着活力和希望;而月是阴性的代表女性。日月的轮回既代表着男女生殖的规律也代表着生命的轮回:光明和黑暗的交替其实就是生与死的轮回。而最后一句对生命死亡的诠释其实有着很强的原型意味,其中死生轮回的中国传统死生观用形象化的语言表达得极为精美。一个人的死亡是另一个人的诞生,诗歌中“远山”的意象完全可以看做男性生殖的象征,而生殖的衰落意味着另一轮生命的再生。
  在诗歌《高处》中,我们看到的是诗人另一种诗歌手法的娴熟运用和他那悲悯情怀的深刻表达。开篇是日常的世俗化的狂欢节般的语言,给大家看到的是一派生计勃勃的景象,但诗歌最后一节只两句起到了“四两拨千金”的效果,让大家沸腾的心境突然冷却。他这样写道:像一块尿布,慢慢升高/像地面酸腐的气味,被扯上来/……啊,天多大,地多阔!/ /看看,被我的双手抚摩过的城市/看看,被我的两脚踩出的道路/看看,被我尿过的江河,被我意淫的街坊/看看,被我赞美的田野,被我梦想的姑娘/ /……啊,天多大,地多阔!/看看我们的村庄,对镜梳妆/看看我家的院场,公鸡扑动翅膀/看看妻小无助的张望/看看白发亲娘在村头拄着的拐杖/  /看啊,天暗了/看得见黑黢黢的一片坟场……”这里有着明显的设计,而这样的设计是有效的,他将诗人内心的悲怆和苍凉在最后关头得到深化。这如果按照巴赫金的狂欢节理论分析,那么我们将前面3节完全可以看做是狂欢节的“加冕”,但最后一节却是“去冕”,在给读者带来很多活泼快乐场面的同时,诗人已经预备了给读者的情感“去勉”,让前后的情绪发生极大的落差,造成的是一种悲剧结局。“看啊,天暗了/看得见黑黢黢的一片坟场……”,在那一派繁荣之后,等待他们的是死亡是无法拒绝的死亡,在赞美的背后是冰冷的宿命。
  在《软与硬》这组诗歌中我最喜欢的是《冷水澡》和《思旧赋》,在这两首诗歌里,充满了原始的赤裸的欲望,而这样的纯净的欲望却是借助洗澡和思乡这样的日常活动和情感表达的。《冷水澡》:“把夏天按倒在浴缸里/她的半推半就让我好生狂喜/我极力怂恿自己——/有了快感你就喊!/  /但水龙头出面干涉了/它命令我只能取下蹲姿势/或者站着;它继续喋喋不休——/无论什么时候都得保持人样!”对这样的表达方式我们已经不陌生,但用这样的表达来表现内心的欲望却是很新鲜的。诗人从这首诗歌中已经让我们看到他将日常和诗意的结合,那种自然的结合让我们觉察到诗意的无处不在。在《思旧赋》里,我们能够真正体会到身体写作的重要性,即通过身体的切身的感受将抽象化的情感具象的表达出来。那种思乡的情感在诗人眼中是“在风尘中,我被乡音千万次删除/被陌生拒绝  我制止了骨子里的/一场暴动  血泪的一次决堤/我埋葬乡愁  在身体的肥沃地带/考古  把亲人一一请出来/然后  倒茶  把酒  话着桑麻/  /以厘米计算  我说出的话/是一条扭动的长路  直抵秋凉/但在舌尖,春燕筑巢,啾鸣不止/  /我扯起天一角,奔跑,奔跑……”思乡在这首诗歌中被诗人理解为一次被删除的乡音,是被制止的暴动,是一次对亲人的考古,是被扯长的无休无止的述说,是喋喋不休,是一次一次像风筝一样被扯起来的原乡之情。而所有的表达却都是用身体来表现的。
    总之,芦苇岸是一位有着强烈写作抱负的诗人,他的创作已经充分展露了他的那些基本素养:对永恒命题的自觉坚守和对现代艺术手法的自觉接受和创造性的自觉实验。沉寂的两年让他已经找到了将诗歌传统和现代结合之路,也找到了多种恰切表达内心的方式。
  他是丰富的,也将因此让他的诗歌世界丰富起来。

                                                2006年1月25日午后于济南

  (马知遥原名马永生,1971年生于新疆阿克苏市。大学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后获得山东大学文学硕士学位。现居济南,山东大学博士生。)
责任编辑: 铺子湾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诗文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诗文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诗文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诗文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被阅读过2315


当前没有评论



 
网上大名: *本站注册用户
密   码: *没有注册点此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上篇文章:芦苇岸:坚守现代汉诗的人文主义审美品格   >>下篇文章:偶 感

本站建议您使用IE浏览器浏览!
中国诗文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1
【闽ICP备09016251号】记住本站域名hhttp://www.zhgshw.cn
如果您有宝贵的建议和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交流QQ群:2586657 Email: daizezhong@yahoo.com.cn